降级作战:非对称理念新诠释

军事
3阅读

降级作战:非对称理念新诠释

■张元涛 崔晓明 赵晓宏

要点提示

●美军在海湾战争中建立的信息主导优势、战场单向透明优势,以及由此发动的有序式作战,这些曾被认为是信息化战争典型特征的“特征”,也许只是数千年来所爆发战争中的极端特例。

●如果把战争看作一场奥林匹克运动竞赛的话,实施降级作战不是和对手比“更快更高更强”,而是让对手“更不快更不高更不强”,让对手不得不陷入陌生或不熟悉的态势中展开对抗。

降级作战,通常指采取多种手段让对方环境降阶、决策降智、能力降解及行动降域,综合达成降低对方优势、赢取己方胜势的作战方式。降级作战可以看作是对非对称作战理念的特色诠释,是对联合全域作战、多域作战的见招拆招与逆向拆解,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实践应用价值。

为战之法,以正合,以奇胜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以联合对联合、全域对全域为主导形式的全面对抗,可谓之“正”,往往更能体现出对称性特征;而降级作战则属于战场较量的“另一面”,是反其道而行之,更能体现出非对称性特征。

环境降阶。指通过削弱与破坏对方人员或武器装备赖以释放战斗力的客观条件以降低其斗志或作战效能。在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之所以坚守78天后最终放弃抵抗,其中“马桶战”的威力不容小觑,因为很多居民在断电断水之后难以冲刷马桶,这让他们感到既难受又难堪。

决策降智。一方面是指通过增加对方的决策困境,以降低其决策时效性和准确性;另一方面则是指主动增加认知算法对抗,以降低对方智能化决策效力。目前,基于深度自主学习的人工智能技术多属于“弱监督学习”,一旦对其算法模型的运行加以干扰,就可能造成数据解析偏差,带来人工智能行为的错觉。例如,通过混淆卷积神经网络数据,对情报图像识别流程的算法实施干扰破坏,能让计算机难以对场景目标进行检测分类与行为判读,增加认知负荷及决策难度。

能力降解。是指将对手作战能力进行逆向分解,让其体系作战能力分解成系统作战能力,系统作战能力分解成单元作战能力,单元作战能力分解成要素作战能力,通过这种自上而下的降级操作不断破坏对方的体系作战优势,并阻止对方采取自下而上的从要素、单元至体系的耦合涌现。如果把战争看作一场奥林匹克运动竞赛的话,实施降级作战不是和对手比“更快更高更强”,而是让对手“更不快更不高更不强”,让对手不得不陷入陌生或不熟悉的态势中展开对抗。例如,通过选择性提升己方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在预设定的全球公域内,让对方无法进行有效的力量投射,难以进行多域融合的协同增效,就可能以较低的成本与代价拒战,并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

行动降域。指在对抗发生时,一方面让对方难以联动多域一体行动,不得不采取少域或单域行动;另一方面让对手即使在单域行动时,也难以实施智能化作战。据资料介绍,美陆军计划未来组建5支多域特遣部队,其中2支主要部署于“第一岛链”,旨在通过设计“改变游戏规则”的作战新方式,深度割裂对手所采取的多域或跨域一体化行动。

“混乱无序”或是战争常态

“战场迷雾”难以消除,混乱无序或许才是战争的固有面貌。从1975年发生的越南“西贡撤离”事件到2021年发生的阿富汗“喀布尔撤离”事件,冲突的面貌似乎并未改观,仍呈现出无序、混乱的状态。回溯分析,美军在海湾战争中建立的信息主导优势、战场单向透明优势,以及由此发动的有序式作战,这些曾被认为是信息化战争典型特征的“特征”,也许只是数千年来所爆发战争中的极端特例。无序、混沌、逆向、降级以及非对称,或许糅合这些属性才是战争的本来面貌。

战争中的混乱无序现象是由战争本质决定的。战争的本质是交战双方的活力对抗,是使用武器装备的人的较量。制定战争方案没有最优解,只有因敌而变,以变应变。由于对手的决策方案难以全面获悉,己方的决策也只能是概略决策。每个决策与现实的细小偏差都可能非线性裂变,导致难以估量的后果,不断叠加的变量最终会推动战争向复杂无序变化演进。在信息化智能化技术的赋能增效下,未来战争将变得更加紧张激烈、更加变化无常。今后可能广泛实施的诸如“马赛克战”“决策中心战”“分布式作战”等,考虑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都可能导致未来战争在整体上变得更复杂而不是更简洁,更混沌而不是更通透。

降级作战或将成为今后战场角逐的主要样式。美国知名智库“新国家安全中心”在2021年5月发布《道阻且长——美国新战争方式中的信息与指挥》研究报告,认为“与其在混乱的现代冲突中追求秩序,不如接受混乱,并在混乱中纵横捭阖,同时迫使他国以他们不情愿的方式采取同样的行动。”报告由此建议美国放弃“全面主宰”战场优势和“全面超越”竞争对手的作战理念,转向主动应对降级环境下的非对称作战,并做到在对手对等降级条件下的“纵横捭阖”。未来,降级作战可能大量应用在战场实践之中,演变为双方争夺作战优势的主要样式。尤其对于综合实力偏弱的一方,通过主动制造混乱无序局面,出其不意地破坏作战制胜常理或让其难以奏效,破坏现有交战“游戏规则”或使其更无章法可循,破坏作战进程节奏或使其更偏离预估等,从而赢得作战主动权。

化繁为简,以“降”驭天下

降级作战是立足于攻防双方的“双降”行动,既要考虑到降级对手态势,又要防止被对手降级。由此,事实上构成了双方都在或对等或不对等的降级态势下展开对抗。从作战层级角度分析,进攻方可主动设计三种降级攻势行动。

战术级对抗主要着眼降级对手的行动优势。通过打乱对手的行动节奏,使其不能按照预定计划行事或超出对方行动预案,特别是破坏其初始作战计划中固有流程,让其难以有效应对处置,造成行动紊乱失序。2011年5月,美军刺杀本·拉登的作战行动,尽管顺利达到预期目的,但行动刚开始,第1架进入本·拉登住处的直升机即损坏坠落,夜间行动交战声响又引发不少居民围观。军事对抗中,如果行动环节潜藏着可能导致行动失调甚至失败的巨大隐患,被对方加以利用的话,后果将非常严重。

战役级对抗主要着眼降级对手的指控优势。对抗的重心并非破坏某件武器平台,而是通过破击对手指控节点与关键链路,破坏其军种之间、多域之间的指挥控制联系,使其不得不在降域或少域中行动。2020年1月,疑似阿富汗武装人员击落1架美军E-11A“战场机载通信节点”飞机,顿时切断了美军空中与地面的指控通联,迫使美军不得不停止该地域所有地面行动。未来,在面对已经集成于“云作战”指控体系下的对手时,有效设计割裂其“云中心”“雾节点”与“边缘”作战人员的交互联系,显得尤为重要。

战略级对抗主要着眼降级对手的决策优势。通过多域联动发力,使对手迟疑不决,难以定下开战决心或作出错误决策。不同于战术级、战役级对抗以军事力量为主实施降级作战,战略级对抗最复杂,难度最大,涉及面也最广,涵盖政治、经济、外交、科技等多域混合博弈,并且不拘泥于一时一域之得失,不局限于一地一城之胜负,应当综合采取伐谋、伐交、伐兵等策略,灵活施用军事和民事手段,统筹规划平时和战时的降级行动,从而谋取最大的战略效益。

(作者单位:陆军研究院)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