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为何离开日本?

国际
9阅读

一年一度诺贝尔奖公布,今年日本人又收获一个科学奖。22年20个(含美籍),距离50年30个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不过,今年获物理学奖的真锅淑郎,人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7年前,同样获得物理学奖的中村修二,人在加利福尼亚大学。真锅与中村都是在日本读博,从事相关研究后,加入美国国籍,最终获得诺奖。

真锅获奖的时候,日本记者除了采访研究内容外,问得比较多的问题依旧是“为什么要拿美国国籍?”“为什么在日本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回到了美国?”在日本记者眼里,日本也是特别重视基础研究、理论研究的国家,专业研究人员最终离开日本,选择到美国从事相关的研究,并不寻常。

当地时间10月5日,20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半被授予真锅淑郎和克劳斯·哈塞尔曼,另一半奖项授予乔治·帕里西

已经90高龄的真锅,目前在大学里持续着自己感兴趣的研究,并没有人因为他最近几年没有什么论文,而且年龄一年比一年大,就劝说他回家颐享天年。他对气候、地球温室化感兴趣,想从事相关的研究,大学也就给他相关的研究条件。

“能对日本说点什么吗?”电视台记者提出了这个问题。“哎呀,是呀,怎么说呢?这个,这个,这个实在太难了。”真锅似乎难以发表意见。

“各个领域的专家,对日本政府的政策会提出各种意见、建议,但我不知道最终会如何传达到政治家那里。我觉得对政治的提案系统,在日本有非常多的艰难问题。”真锅作为世界著名的温室问题专家,1997年回到日本,出任过研究所所长,但2001年他不得不选择再度回归美国。

回美国前,他对日本媒体说:“我自己在美国呆的时间太长了,日本已经没有我能够适应的工作。”政治家、各种行政组织官员的地位远在专家之上,真锅难以适应。

“美国吗?想说的缺点多了去了。但在科学研究上,我感觉各种意见、建议都是从下往上,从学者那里开始提出的,这比日本要强很多。”

“我这样的科学家想研究什么都可以,上司非常宽容,计算机等费用全额支付。我自己一生没有写过一次研究计划。”看到真锅说这样的话,笔者想到的是在日本的大学,研究计划具体到写进需要买几张A4打印纸,需要买几支铅笔。没有几十页的详细计划,几乎不可能让研究项目得到批准。

“我不能在看周围人眼色的环境中生存,这是我不想回日本的理由之一。”真锅可能也知道,时任首相菅义伟可以随意地将日本学术会议提交的名单中的六名教授删去,而无需任何解释。大学教授,尤其是国立大学的教授也是国家公务员中的一人,对国家政策稍有微言,便会遭遇内阁首相的严厉处分,在研究环境上与美国有着巨大的不同。

企业那里会不会好一些?中村修二在日亚化学工业公司的研究,为企业带来了巨大效益,但个人得到的也仅仅是菲薄的奖金。企业确实买了数百万元的设备为中村提供了研究条件,但在专利获益的分配上,在中村需要和各方面的专家学者交流时,日亚化学多大程度上满足了中村的要求?这里的问题同样非常多。在获得诺奖前,中村已不得不离开日本,去美国的大学工作。

是日本官员、日本企业的局限性,让真锅、中村在获得诺奖前不得不离开日本。今后,这样的问题在日本还会继续发生。

作者 | 陈言

编辑 | 谢奕秋

看世界杂志新媒体出品

来源:搜狐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