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作为社会人的我们,如何拒绝“消费主义”的洗脑?

头条
2阅读

最近去健身时,听到教练又一次抱怨结婚成本太高。

我说:“其实,真正结婚需要用的钱并不多呀,以前还要花9块钱的工本费,现在如果是单纯领证,国家连工本费也不收了,理论上只要花30块钱拍个结婚证件照就可以啦。“

教练愣了一愣:“你不用拍婚纱照呀?一套像样一点的,怎么都要几万块呢?”

我说:“谁规定结婚一定要拍婚纱照呀?就算拍,为什么一定要去影楼拍呢?想要仪式感,你自己买套好看的小礼服,找朋友或亲人掌镜,甚至自拍,不是更真实吗?而且绝对独家定制呀,绝不撞款!”

教练说:“那摆酒总是要的吧,几十围下来,小十万都打不住。”

我说:“为什么要摆几十围?真正关心你、在乎你的人有几十围那么多吗?我们又不是明星,结婚充其量算家庭公共事件,和至亲好友一起聚一下就好啦,最多也就20~30人吧,自己不累,也不用半生不熟的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凑份子钱,大家都轻松。算下来也就2~3围吧,和吃个团圆饭差不多,不会花很多钱呀。”

教练说:“蜜月旅行总是要的吧,几万块又没了。“

我说:“现在疫情呢,出游不方便……”

教练说:“房子,车子,三金……样样都是大钱!”

我说:“房子可能是我们很多中国人的安全感来源,但如果你不在意这个,也没有规定说一定要有房产才能结婚的。车子嘛,如果你经济吃紧、公共交通便利,为什么一定要急着买车呢?打车比养车更便宜呀,还省事!至于三金,三金是什么……”

教练:“……”

我承认,我太“人间真实”了,没有陪着教练一起抱怨,所以聊天聊“死”了,但我本来只是想用事实来宽慰一下教练来着。

毕竟,2021年结婚真正需要花费的,就真的只有拍结婚证件照的30块钱(感觉到我内心住着个轴轴的纯汉子)。

关于“结婚”这件事情的很多消费需求,都是被制造出来的。它们是商家们通过不断重复的广告,把它强行和“结婚”这件事情捆绑在一起,来刺激我们的大脑、制造出了新的消费类别。

难道要查完房证、车证、钻石证书、酒店订单……才能登记结婚吗?不是呀!从来都不是呀!

撇开心理因素,单纯从实际来说,结婚的刚需用钱,真的不多吧。(女同胞们不要打我,请看到最后哈)

需要的那么少,而想要的那么多。

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这是我们身处的消费时代带给我们的世纪难题。

作为一个社会人,不单单是在结婚这一件事情上,穿衣、打扮、置业、育儿……方方面面,分清“需要的”和“想要的”,都是一件很耗费心智力的事情。

但只有分清了“需要的”和“想要的”,我们才能平衡好“能力”和“欲望”的关系,这也是我们身处在消费时代的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的功课。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两年的双十一,开始得越来越早了。

10月份已经有人在总结+7、薇娅……这些大主播们双十一直播间中最值得入手的东西了(其中有几件价格真的很让人心动且刚好是在秧秧的购物清单里的,秧秧打算到时去蹲守一下)。

一方面来说,消费时代很好,它为我们提供了更多快乐的可能,如果把各种资源利用好,确实可以大大降低我们获得“更好生活”的成本。

但从另一个方面而言,这些每天都在数量上爆炸性增长的“值得买”、“必买”的东西们,也大大增加了我们分清“想要”和“需要”的难度。

一旦能力赶不上欲望时,我们就会焦虑。

焦虑了,自然忍不住要刷刷手机,来排解坏情绪。而无处不在的媒体一直都在制造欲望、放大欲望。所以,越刷手机,我们的欲望被刺激得更厉害,焦虑情绪也就越强。

如此循环,“消费时代”就变成了“下单一时爽、还款心慌慌”的“焦虑时代”。

作为一个曾经拥有23条牛仔裤、却依然感觉找不到裤子穿的人,秧秧现在的消费理性了很多。

一方面确实是因为当妈之后太忙了,忙到几乎没时间消费。

另一方面,曾经的不理性消费让我在这几年每一次搬家都备受煎熬,从打包到搬运,各个环节都觉得头疼、手疼、腰疼、心疼……总之就是疼、疼、疼。

那些买了使用频率很低、且并没有提高生活质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看着它们,我总是忍不住想:如果它们全部变成账户里的钱,那该多轻松、多自由呀。

作者多米尼可·洛罗在《简单的艺术》中有这样一段话:“简单,就是拥有极少,把空间留给必需和精华。”

在消费主义的狂潮中,我们想要做到拒绝“消费主义”的洗脑,确实是很难很难的。

不过,在秧秧的实践过程中,发现有两个方法特别有效。

第一,时不时清理库存。

现在,每当想买买买的时候,我会先去清点一下该物品的储存空间。

想买衣服就去整理一下衣柜,想买口红就打开抽屉看一看,想买茶具就去清理一下橱柜,想买书就去书架看看自己还有几本买了没看的书……基本上,看一圈下来,想买的心思就被灭得差不多了。

要知道,我们的消费行为也是有“路径依赖”的。

你会发现吸引你的东西,总是比较相似。这也是为什么好多人都发现自己买的3~4件T恤,款式、颜色基本都一样,有时自己都分不太出来。

这种时刻,清理库存就能让我们迅速回归理智。

第二,列购物清单。

不管是“需要”还是“想要”,我们都可以在自己头脑相对冷静的时候先列出购物清单。

对于“需要清单”,给自己至少一天的冷静期,看看清单里的东西是不是都是必需品,还可以想想有没有漏项,减少短期内的二次消费。

像即将到来的双十一大促中,如果刚好遇上清单里的物品促销,那就看准时机下手吧,譬如常用的面霜、精华。

而对于清单外的东西,一律不买,统统不买,再打折也不买!

对于“想要清单”里的物品,我们要留给自己更长的冷静期。

秧秧通常会给自己几个月的充裕时间,因为通常这种东西都比较贵,而且也不会很急需。

它可能是一只包,可能是一块表,早几个月拥有和迟几个月拥有都不影响正常生活。

够长的冷静期可以帮我们辨别那些“乍见之欢”,几个月之后不再为它心动的单品,就可以爽快地剔除掉啦,感觉一下子就省了好多钱。

而一直留在清单里的,就是自己打心底里喜欢的,它们的数量通常也不会太多,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讲真,平时我们去了解经典单品、潮流搭配……等各种信息,不就是为了在面对心动好物时,有足够的资讯和知识,帮我们做出更理性、更不容易后悔的的选择吗?

经过了去伪存真的思维锻炼后,我们会发现自己真正“需要”和“想要”的东西,都不会太多。

而它们带给我们的安全感、抚慰和愉悦,却是实实在在、甚至无可替代的。

它们会让激发我们的斗志,同时也会让我们感恩自己是生在这个物质极度丰富的年代,它们带给我们的情感体验是正向的,是自我滋养的,而不是焦虑和消耗。

《简单的艺术》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很动人:

最理想状态是:只拥有绝对必需之物,生活在一个梦想之地,居室无可指摘,身体经过了劳动的锤炼,灵活而保养得很好,同时还能完全独立生活。达到了这样的状态,精神将能保持自由,并对未知之物保持开放。

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人,都有能为“想要”买单的能力,也有对“不想要”说“不”的勇气和心智力。

消费时代,愿我们在拥有“消费自由”的同时,也能拥有“不消费”的自由。这才是更大的自由呀!

来源:考拉echannel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